喔喔,我居然去看了第三次TDK!而且每次一起去的人都不一樣!
hmm,要說看三次TDK有什麼感想,我只能說,我每看一次就更覺得小丑和杯麵之間的關係曖昧。
不過TDK已經寫到煩了,所以重點不是TDK。而是買票的經過…

話說這次去看是和P女、還有P女的朋友一起去看的(還有亂入的S君,但我不打算把他算進來)。
因為到書局買票會比直接到電影院買還便宜,所以P女就先到家裡附近的書局去買票。然後再由下午沒課的我把優待票拿去電影院劃位;雖然是晚上才要看,但是TDK好像越來越熱門,先選個好位子總是比較保險。

然後事情就是在去找P女拿票的時候發生的。

P女暑假在一家安親班打工,那家安親班在一個人煙杳渺的神秘所在;我和她在電話裡雞同鴨講了好一陣之後我才稍稍了解那到底是在個什麼鬼地方。節錄如下:
「要怎麼走?」『就,過了地下道之後,看到墳墓,然後一直走!』

墳墓?!
「…那我如果找不到,我再打給妳。」『怎麼會找不到?!就一條路而已阿!』
「靠妖,是墳墓耶!墳墓耶!如果遇到鬼打牆怎麼辦?!」『…那請務必打給我做實況轉播,我很想認識鬼打牆的朋友。』

於是,經歷過一番鬼打牆之後,我出現在那家安親班的門口。
那家安親班當初在設計的時候,為了擔心戰爭的時候會被游擊隊給佔領,所以整個建築的內部被許多的牆和樓梯分隔成許多的空間;某種程度來說,就像黃重陽當年隱居的活死人墓一樣,內部佈滿著機關與陣法的玄機。若是不擅此道者,往往被困於內,久久不能出而困死。

為什麼我能夠活著走出來呢?因為我曾和P女說過我很想找打工賺點外快,所以P女就帶我(還好有她帶)到她負責的班級,讓我看看她們上課的情形再決定要不要也來安親班打工。

結果呢?結果呢?

我才把門開了一半,和那群死小孩打了個照面,他們忽然就暴跳的躁動起來,然後開始狂笑。
靠,我連門都還沒進耶!
不過在哄笑聲中,我依稀聽到一句類似語言的東西:

「哈哈哈哈!鬼打牆的叔叔!」

幹!是哪個死小鬼說的!給我過來,「叔叔」要變個把鉛筆變不見的魔術給你看!
真ㄊㄋㄋㄉ!

不過雖然很莫名其妙,可我似乎很得死小孩的人緣…這一定是一種詛咒!對,我一定是被下降頭了!
總之在那可怕的十分鐘裡,我被一堆死小鬼包圍著又玩又捏又抱;而在這十分鐘裡,P女則是用著非常幸災樂禍的表情輕鬆的迴避掉了我的怒目瞪視。幹,誤上了賊船!

因為我一直沒有自我介紹,所以我的稱呼就一直變換。從最早的「鬼打牆的叔叔」(幹!)一直換到後來變成「獒犬哥哥」(哪裡像?哪裡像?);而這之中最羞辱人的,還是那句「姊姊,他也是成大的嗎?」『對阿。』「蛤,一樣是成大,為什麼差那麼多?」,害得我差一點要表演把滅火器變不見的魔術。

(嘆)還記得去年帶營隊被死小鬼說像楊宗緯,然後現在被說像獒犬,我真的很想一頭撞死。


...有些時候,真相太殘酷。
我寧可相信,是因為「他們都很愛我,所以不由自主的把我和他們心目中喜歡的偶像聯想在一起」。

對,一定是這樣的!(掩面)

話說有人跟我要真相…

好吧,真相在這裡:

    全站熱搜

    Roc Ts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