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了。
時間過得也太咻咻咻,像是白色的馬跑過隙縫一樣快(?)
這五天所發生的都是些不堪回首的記憶阿(掩面)
還記得上次到台北一日遊的流水帳就寫了快四小時,若是這五天的事都要寫的話,我想我會死在鍵盤上…
所以要看流水帳的請直接Google搜尋:「Shine 2008 營會」,就會看到很多流水帳了。不過可能要再過兩天,那些國高中生才會把流水帳都打完,把照片都傳完吧。

既然不提流水帳,所以就只打好笑的就好;話說我的小隊員a君,這次只帶了一條內褲…
我真恨當他在第一天晚上打開包包大叫「靠妖!我忘了帶內褲!」的時候我手上沒有相機,否則我一定可以得普立茲獎。因為a君只有一條內褲,所以他只好每天一回宿舍就洗內褲,然後把內褲晾在冷氣前面。
也就是說,每到晚上,a君都是「無比的涼爽」。
而且每到晚上,我們都可以看到a君手指勾著他那剛洗完的內褲,把手上的內褲甩著大圓圈,旁若無人的走到地下室的投幣式脫水機脫水。

營隊的第三天,有一個自由報名的玩水比賽;但是因為地點是游泳池,要下水的人得換上泳褲。
那天,大隊輔過來問我要不要帶小隊員報名,那時候a君恰好不在。我就回答說:我自己有帶泳褲,但是我不知道a君有沒有帶。
這時候,和我與a君同一間寢室的b君忽然大爆笑:「他連內褲都沒帶了,最好是會帶泳褲(台語發音)」。
從這個時間點開始,全小隊(除了a君自己)都知道a君沒有帶內褲這件事。

過了大約五分鐘,我們隊上的副隊輔(身高未滿150,雖然要念大學了卻常被誤認為小學生的女孩)忽然怯生生但是透漏著關懷的問著旁邊的女生:「那個…男生的內褲,和女生的內褲一樣嗎?」
『當然不一樣阿!』

(尷尬的沉默)
『妳…該不會要借他吧…』
「我…我是想說,如果一樣的話…我有多帶一件…」


…小隊員們,你們現在知道你們的隊輔有多麼的愛你們了吧(淚)。

後記:我的背包爆了…有人(限女)可以陪我去挑背包嗎?我對於我自己的品味完全沒有信心…

    全站熱搜

    Roc Ts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